第736章 天下武功出少林
作者︰黑土冒青煙      更新︰2019-01-23 02:02      字數︰6966
  長安城內,當今聖上趙元奎坐在他的龍案之後,皺眉听著下面人的匯報。

  “皇上,那少林寺領導中原武林人士,前往塞外和一家武林門派血戰,傷亡慘重,不光中林武林的精英幾乎傷亡殆盡,就連少林寺的方丈一戒和尚,最後都和那丁不二同歸于盡了。”.

  “此事可當真?”

  “千真萬確啊!我們找到了好幾個在塞外一戰幸存下來的武林人士,他們都說是親眼看到一戒和丁不二同歸于盡的,為了避免出現差池,我們還旁敲側擊的問了很多當時的情況,他們的回答都一般無二,肯定是真的。”

  “那現在少林寺是誰在擔任方丈?”

  “就是陛下您的皇叔在擔任,現在叫做一燈方丈,不過據說他已經失去了功力,如今正在方丈院內修養,不光他失去了功力,這一次前去所有人,即使活著回來的,也都是功力全無了。”

  听到了手下的確認,趙元奎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整個人都軟軟的靠在了龍椅之上。

  “真是沒想到啊,一戒那樣的人居然也會死去!”

  趙元奎在喃喃自語,下面的人听的發愣,會死有什麼奇怪的?誰不會死去啊?

  “說來都荒謬,朕一度以為,一戒那樣的和尚,恐怕真的是神佛化身了,也許真的就能長生不死呢,說實話,朕的心里,真是害怕這個人。”

  在心腹手下的面前,趙元奎說話也沒有什麼顧忌了,也許是霍元真的死去,讓他真的放松了下來,很多話也敢說了。

  “陛下,即使一戒和尚不死。他也不會對咱們朝廷有什麼威脅吧?”

  “這個話要分怎麼說,他起事的可能是不大,但是咱們要戒備的,是他們宗教的力量。”

  趙元奎的臉色凝重了起來,“少林寺的情況我一直在關注著,他們在民間的威望非常高,無數的人成為了他們的信徒,如果少林方丈站起來登高一呼。只怕有千千萬萬的人響應,那個時候,朕的江山可就不穩了。”

  “若是一戒一直擔任方丈的話還好,這個和尚。有一種超凡脫俗的氣質,朕相信,他還不至于來爭奪這個天下,但是他一旦不擔任方丈。朕就要提防下一任方丈有什麼歹意了。”

  “陛下,可是現在的方丈。是您的皇叔啊!”

  趙元奎臉色陰晴不定的點了點頭︰“不錯,是我的皇叔,但是你不要忘記了一點,朕的皇叔,也是皇家中人。他若是想弄些什麼,那麼就會更加的名正言順。”

  “陛下。他們都已經失去了武功,弄不出什麼大事了吧!”

  “你們可曾查探到,這些人失去了武功之後,回到少林是否還繼續修煉?”

  “查探了,這些人,確實還在修煉。”

  “這就對了。失去武功只是暫時的,早晚都會恢復的。他們少林寺已經是天下第一了,江湖中人再也沒有對手,他們還練那麼高的武功干嘛?一旦江湖上找不到對手了,難免就會有些其他的心思,咱們不得不防。”

  “那陛下你的意思是?”

  趙元奎來回的踱步,走了一會兒,終于好像下定決心一樣的停住腳步,站在金鑾殿上,目光堅定︰“當初朕能做到這個位置上,還是多虧了一戒方丈,若是一戒方丈一直擔任方丈,朕也就不擔心什麼了,可是如今換人了,一戒方丈也不在了,那麼少林寺就不是當初的少林寺了,既然如此,就讓這個影響力巨大的寺院從此消失吧,免得落到心術不正的人手里,生出一些無謂的事端來。”

  下面的人听著,頻頻點頭,趙元奎的作法雖然狠毒,但是卻也真是最好的方法,當權者一般都不會放任宗教勢力做大,何況還是一個皇家人成為了這個力量的領袖,趙元奎擔憂是難免的。

  “傳朕的旨意,讓洛陽的張將軍帶領兩萬軍兵立刻攻打少林寺,那些和尚的主力這個時候都沒有了功力,其余的人再能打,看看他們能不能對抗五萬大軍的圍攻!”

  下面的人領了旨意離開了,剩下趙元奎一個人坐回了龍椅上,雙眼看著窗外,自言自語的道︰“一戒方丈,對不起了,皇叔,對不起了,朕也是沒有辦法,為了江山社稷,朕只能如此做了。”

  他正在想這些問題的時候,突然從金鑾殿的外面走進來一個人。

  “你是何人?啊!有刺客!護駕!護駕!”

  外面進來的,是一個錦衣青年,長的眉清目秀的很俊雅,手里拿著一把折扇,背後背著一把寶劍,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看著趙元奎在笑。

  “趙元奎,皇上!”

  此人先是叫了一聲趙元奎,隨後大喝一聲皇上,嚇的趙元奎一哆嗦,差點從椅子上面掉下去。

  “人都死哪兒去了!?趕快給朕滾出來,將這個狂徒給我拿下!”

  “你不用叫了,皇宮周圍的守衛,現在都以為自己死了,我讓他們去領略陰曹地府的滋味去了。”

  趙元奎聲嘶力竭的喊了半天,也不見有人進來,終于是害怕了,四下尋找,在後面的牆上找到了一把懸掛的寶劍。

  “錚!”的一聲,趙元奎把劍在手,哆哆嗦嗦的對青年道︰“你是什麼人?想要對朕怎麼樣?”

  青年看著趙元奎笨拙的動作,笑了一下︰“皇上,你放心好了,我想讓你死,天下沒有人能夠救你,我來這里呢,就是想看看,當今的聖上是一個何等小人?居然想要對少林寺下手,難道你忘記了當初少林方丈是如何教誨開導你的嗎?沒有他的開導,沒有長安相救,你還能做在今天這個位置上嗎?”

  “你你都听到了!此事朕雖然有不對,可是可是一戒方丈已經死了。”

  “那你就要對少林寺下手嗎!”

  青年突然發怒,手猛的一揮,一掌拍出,虛空拍出,居然在地面上生生的拍出了一個掌印!

  趙元奎嚇的渾身發抖,這個小子是干什麼的?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得罪他,否則小命不保。

  “那那朕叫手下人回來,不去傳旨了,大俠還是息怒吧!”

  趙元奎終于服軟了,越是高位之人,越是惜命。

  沒想到青年卻擺了擺手︰“不必了,君無戲言,既然你都已經下旨了,怎能不執行呢?就讓你的軍隊去攻打少林寺吧。”

  “可是可是!”

  “不必可是了,這樣吧皇上,我們來打個賭如何?”

  “怎麼賭?”

  “你不是派了兩萬大軍去攻打少林寺嗎?我們就打賭誰能贏!”

  趙元奎楞了一下,隨後很有自信的道︰“若是一戒方丈還在,即使給朕二十萬大軍,朕也沒有必勝的信心,但是如今一戒方丈不在了,少林的高手也都失去了武功,朕已經調查過了,少林之內,如今只有一淨、慧劍、慧無、慧牛等區區幾個高手了,根本不足以阻擋朕的軍隊,所以這一戰,我們是必勝的。”

  “那好,既然皇上如此有信心,咱們就來賭一下,若是少林寺輸了這一戰就灰飛煙滅不必說了,若是少林贏了這一戰,那麼就要皇上你辛苦一趟了。”

  “要朕做什麼?”

  談話的氣氛並不緊張,這個青年似乎也沒有什麼惡意,趙元奎也逐漸放松下來,恢復了身為帝王的氣度。

  “很簡單,皇上你就辛苦一點,跑一趟少林寺,然後在我們山門那里掛一塊匾額,你就現場親自題字,就寫一個“天下第一寺”的牌匾吧!”

  “寫一個匾額嘛,這簡單,沒問題。”

  “還沒完,你不光要寫這個,還有就是少林的演武場上,你也要去寫一塊匾額,就寫“天下武功出少林”這幾個字。而且這兩塊匾額,都要當眾寫,讓天下的百姓都看到。”

  趙元奎楞了一下,這兩個條件有些苛刻了,不過他相信自己的軍隊不會失敗,所以也就點頭答應了。

  “還有最後一點,那就是如果你們失敗了,你寫完匾額之後,還要在祖訓上留下這麼一條,只要是你的子孫,無論誰當權,都不許去找少林寺的麻煩,少林寺也絕對不會涉及到皇家事物中來。”

  “這豈不是相當于免死金牌了嗎!”

  “不錯,就是這個意思,少林的未來,不能再被你們這些人騷擾,江湖中的事情,你們還是少插手為好,何況日後少林中人的武功恢復,你再冒失行動,只能是自討苦吃。”

  趙元奎想了半晌,終于是艱難的點點頭,現在他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了。

  完了這些事情,青年走到了趙元奎跟前,一抬手,就將趙元奎推到了一邊,一屁股就坐到了龍椅之上。

  趙元奎頓時就變了臉色,有心發作卻還不敢,只能鼓著眼楮看著青年。

  青年來回動了幾下︰“這個椅子還真是不怎麼樣,除了看著好看以外一無是處,都不如一個蒲團坐著舒服,算了,還是給你坐吧。”

  完以後,青年站起身就往外面走去。

  頭也不回的往外走,邊走邊道︰“相信那邊的戰斗,很快就能出結果,記住了,這幾天我就住在你們皇宮內的冷宮之中等消息了,記住了,一個是天下第一寺,一個是天下武功出少林,這兩個匾額都要寫好了,這幾天,你就好好的練練字吧,若是寫的不讓我滿意,小心讓你在百姓面前重寫!”

  {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