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你以為你跟盛莞莞又是什麼好鳥?
作者︰總裁求娶︰名媛嬌妻太惹眼      更新︰2020-05-23 11:21      字數︰2055
  顧南城從容不迫,毫不心虛的看著她回答,“陳由美告訴我,她會找你談談,我擔心會出事,所以就去了陳家,沒想到真的就出事了。”

  誰知南蕁听了他的解釋,變得更加咄咄逼人,“陳由美為什麼會有你的電話?你為什麼要接陳由美的電話?她說什麼你就信,真的大晚上的就獨自去了陳家?你忘了她勾引過你嗎?”

  她頓了下,接著冷笑起來,“擔心出事?怎麼,就這麼害怕我傷害她嗎?”

  面對南蕁如此咄咄逼人的逼問,顧南城特別厭煩,“事實證明,我的擔心是對的。”

  他粗魯的扯開昂貴的西裝,隨手將它脫下,卻發現哪哪都髒亂不堪,臉色陰沉的扔到了凌亂的床上。

  “那是因為我喝多了,受了她的挑釁,才會情緒失控推了她一把,你以為我真的想推她下樓嗎?”

  她昨晚喝多了,當時也氣瘋了,忘了她們還站在樓梯上,才會伸手推陳由美的,她就是再恨她,就不會想要至人于死地。

  殺人償命,她可不想為了陳由美這種人賠上自己的一生。

  “喝多了?南蕁你真會找借口。”

  顧南城根本就不相信南蕁的話,認為她知錯不改,不但想推卸責任,還想抹黑陳由美。

  昨晚顧南城沖進去之時,正好看見南蕁將陳由美從樓上推下來,他立即抱著陳由美去了醫院,而她站在二樓的樓梯上面,所以他沒有聞到她身上的酒味。

  “你不相信?現在莞莞就在樓下,你可以下去問問她,我昨晚是不是跟她一起喝了酒。”

  南蕁指著門外,伸手欲拉顧南城出去對質,剛踫到他的手,卻被嫌惡的甩開。

  他說,“盛莞莞是你的朋友,你們一向蛇鼠一窩,她當然向著你。”

  被甩開的南蕁,眼楮赤紅的看著他,“你不相信她沒關系,昨晚還有兩個保鏢,你問問他們,我喝酒沒有。”

  然而顧南城又道,“那兩個保鏢是你從南家帶過來的,他們是你的心腹,你覺得我會相信他們嗎?”

  看著一身冰冷的顧南城,南蕁緊緊握著拳頭,“你不相信她,總該相信你妹妹吧?昨晚我回來,她來看過我,你叫她過來問問便知。”

  顧南城卻冷哼道,“她怎麼知道是不是你回來的路上故意喝的?就算你真的喝了酒,也不代表你當時就是醉的。”

  南蕁的酒量如何,顧南城很清楚,她很少喝醉過,沒有幾瓶根本灌不醉她。

  “說來說去,你就是不相信我,在你心里,我就真的這麼惡毒嗎?。”

  南蕁滿眼霧水,她不想哭的,可是控制不住淚水往下落,“你知道陳由美昨晚跟我說了什麼嗎?她說那晚她跟你上床了,你們做了三次,你還讓她叫你老公,說我在床上不如她……”

  “胡說。”

  顧南城怒發沖冠的打斷她的話,“我跟陳由美清清白白,她怎麼可能會說出這種話,南蕁你現在簡直不可理喻。”

  南蕁聲音沙啞,她連連點頭,“是,我是不可理喻,現在我說什麼你都不會信,因

  為你已經被陳由美鬼迷心竅了。”

  “顧南城,盛家出事的時候,我求你出手幫幫莞莞,你說公司遇到了困難,現在忙得不可開交,根本沒精力去管盛家的事。”

  “我相信你,可你呢?”

  “你轉眼就跟陳由美搞上了,陳文興父子是什麼人你不知道?陳家教出來的女兒,能是什麼好鳥?”

  “南蕁。”

  顧南城滿眼陰鷙,常年處于高位,渾身氣場能將人震攝,“盛家的事是陳文興父子所為,跟陳由美無關,你不能因為盛莞莞便將怒氣轉嫁到陳由美頭上,她和她的父兄是不同的。”

  “不同?怎麼個不同法?”

  南蕁不管不顧的怒吼,“陳文興被抓了,陳家馬上就要垮了,所以陳由美現在才想方設法粘著你不放,你以為她真的愛你嗎,你這個傻子。”

  “南蕁,你知道你和陳由美的差距在哪嗎?”

  這次,顧南城變得十分冷靜,冷靜到讓南蕁感到恐懼,“昨晚陳由美暈過去之前,還抓著我的手說你是無心的,求我不要怪罪你,而你呢?”

  “一門心思的想著推卸責任,還費盡心思的抹黑她,這就是你和她的差距。”

  頓了頓,顧南城又接著道,“還有,你以為你跟盛莞莞又是什麼好鳥?一個亂吃醋狠毒的將人推下樓,一個為了報復找人廢了陳\雲帆還不算,還想毀了無辜的陳由美,同樣都是女人,不覺得你們的手段太下作嗎?”

  那晚要不是他剛好遇到,陳由美就被那幾個長相丑陋的惡心男人給糟蹋了。

  想到陳由美那晚硬杠著一身傷,寧願死也不願向他們低頭的模樣,顧南城的心頭不由一陣悸動。

  明明那麼嬌弱的一個女人,卻如此勇敢倔強,明明滿身傷痕,卻毫不妥協,寧死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

  尤其後來,陳由美對他說的那番話,更讓他憐惜不已。

  她說,“我心里有喜歡的人,所以我寧願死,也不願被人如此糟蹋,雖然他並不喜歡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我不在乎。我愛他,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只要默默的看著他,我就滿足了。”

  陳由美一開口,顧南城就知道,她口中所愛的人正是他。

  當初陳由美勾引他,被南蕁抓個正著。

  後來南蕁讓她被千夫所指,而他是幫凶,沒想到她不但不怨恨他,還一直默默喜歡了他這麼多年。

  一個女人對自己用情至此,說不感動那是假的,但他沒忘記自己是個有家室的人,所以那晚將她送到酒店後,他便想離開。

  可陳由美後背的傷,她自己無法處理,所以他才跟著走了進去,但他跟她真的什麼也沒發生。

  她後背的傷,他後來也是請服務員幫她處理的。

  可是就因為被人拍了幾張相片,南蕁就跟他鬧到至今,一直緊揪著這事沒完沒了,整天陰陽怪氣,鬧得他日夜不得安寧。

  明明她之前不是這樣的,為什麼生完孩子後,就變得如此不可理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