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鼠與人
作者︰奶油蘑菇雲      更新︰2020-03-26 12:58      字數︰2671
  凌晨時分。

  城里的居民們大都陷入了沉睡,少數還在用網絡打發時間、逃避苦悶的現實,整座城都安靜下來。

  昔日城市繁華的燈光夜景變得稀稀拉拉,這不只是供電系統部分癱瘓的緣故,主要還是因為這些燈光的制造者——兢兢業業加班的社畜們沒有了工作,自然也就沒法燃燒自己造福老板了。

  放眼望去,僅有的亮光都是是尚未損壞的一部分路燈系統,以及包括市政府大樓在內的少數建築物。

  只有老鼠還在持續活動著。

  它們如洪流般在街上、下水道里奔騰、聚集,毛發、爪子摩擦的聲音讓這座慢慢死去的城市顯得愈發沉寂。

  毀掉這座城市的鼠群反而成了這座城市新的活力的血液。

  ......

  東城區。

  一條昏黑的小巷。

  裹著黑袍的胖子踽踽獨行在仍在兢兢業業工作的太陽能路燈下,昏黃的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長。

  他佝僂著身軀走得很慢,面部隱藏在兜帽下看不真切,臃腫的身體撐起了破舊的黑袍,一如發福的退休老人。

  這麼走了一段路,他突然停下了腳步。仔細一看,原來是他身前出現了一個缺蓋的窨井口;也得虧他眼神好,這黑燈瞎火的走夜路,換個人走同一條道多半得摔進醫院。

  就當他抬腿仿佛是要繞行的時候,卻用一種極難用言語形容的嘶啞聲音開口道︰“跟了那麼久,還不現身嗎?”

  他說完這話,就這麼在窨井前干站著,在原地等了少說有兩分鐘,也沒個人跳出來理他。

  只有夜晚的寒風裹挾這淒清吹動他的袍子,讓布料緊貼他肥胖的身軀,就好像他是在自導自演一幕名為“尷尬”的獨角喜劇一般。

  “還是不肯出來嗎?”他用嘶啞的聲音嘟噥了一句,下一句卻像是在通知對方,“不出來那我動手了。”

  巷子里憑空響起嘶嘶幾聲,黑袍人垂手拱立,像是什麼也沒做。

  但地面卻開始有隆隆的震感出現,像是有什麼體型巨大的東西在接近這里。

  下一刻,鼠群如潮水般從巷角噴涌而出,如洶涌的黑色潮水般在巷子中一掃而過,接著迅速從敞開的窨井口涌入下水道消失不見。

  整個過程用時不到三秒,仿佛只是一場幻夢!

  但是對于那幾位被鼠群的洪流從街頭巷尾一個拋飛出來的學生而言,就顯得很真實了......

  幾人中為首的一位高壯男生迅速穩定身形,指揮幾人站定隊形,他機械改造的雙肩彈出鐳射炮台,內部的能量水晶旋轉,威懾性的紅點自動瞄準了黑袍人。

  他大聲怒斥道︰“居然能夠控制鼠群,你究竟是什麼人?”

  “這話應該我問你們吧?藏頭露尾的,跟蹤的,都是你們啊,我什麼都沒做呢......”黑袍人歪了歪兜帽,用嘶啞的聲音回答道。

  “李林隊長不必和他廢話,導師說過集訓都是有難度上限的。像剛才那種攻擊超出了估計的上限,他肯定沒辦法持續使用,或者無法完全控制。”後面一個臉蛋嬰兒肥的女生開口了,說話的空當她不動聲色地在腰側伸出手指對幾人使了個眼色。

  那位隊長立刻領會到女生的意思是“周圍三百米內沒有人類與其他異常氣息,直接動手!”

  他沒有絲毫的遲疑,肩膀上的炮台基座亮起紅芒,在0.07秒之內完成蓄能,射出幽藍的高能激光。

  雖然機械系因為集訓對攜帶武器插件的規則受到了極大限制,但是在火力上依舊是最強的,這兩門肩炮是他在講師指導下按照高級設計圖自行組裝的,依舊威力非凡。

  “你們這些人啊......”

  黑袍人停下來不再言語;他體態臃腫,動作卻快得難以置信,如風一般從原地消失,激光落在地上炸出一片空洞!

  另外兩人也發動了攻擊。

  一位貌似瘦弱的女生取下背後一桿長槍直逼近前,另一人手持獵魔左輪火力支援。

  黑袍人從下水道喚出鼠群發起反擊,但不知是否被女生言中緣由,確實並未再出現剛才那種可怕強度的攻擊。

  幾人鏖戰之際,不知何時,黑袍人身後浮現出一道詭異的淡紅影子,隱約間形成了一個戲裝女子的身影;那女子極美,雲眉煙目,蒼白的五官卻與那嬰兒肥的女生有幾分相似。

  兩條細長的藕臂勾在了黑袍人的脖子上。

  陰寒入體,怨念纏身!

  背後靈冥戲。

  正是那位女生的天賦能力,從小伴隨在身邊成長壯大的背後靈,甚至在小學六年級時強大到能夠讓普通人直接用肉眼看到,導致被人視作怪胎,被長輩當做喪星,但這也是她進入天都大學的依仗。

  看起來表面上這支小隊是由經過機械改造的男生作為帶頭,但實際上的精神核心卻是這位幽冥學院的女生,雨沫!

  雨沫站在牆角,靈活的十指在空氣中劃動著,控制著不遠處的圍攻,整個戰斗的節奏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雖然學校還沒有觸發事件,但排除了對方是同校同學的可能之後,在現在的黑沙瓦城擁有溝通鼠群的人絕對是條大魚,甚至可能直接牽涉到了主線事件!

  畢竟這次集訓的主題就是鼠災,可以說其他的異常事件大規模爆發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鼠災這個大環境,但鼠災本身的起因對眾人而言還是一個迷。

  說句不太恰當的比喻,就好比《生化危機》里一切災難的根源是制造病毒的保護傘公司一樣,喪尸圍城什麼的都是副產品,有空用拿小手槍打喪尸不如去公司里搶解藥,一個治標一個治本;鼠災一日不除,魑魅魍魎就會一日在此滋生。

  而且在官面上天都大學也是打著幫巴國清除鼠害的名頭過來的,根源就是要解決這次災害,評分最多的主線事件要是和鼠災無關,文件上也不好看......雖然天都大學也不在乎這個就是了。

  “放棄了耗時極長的沼澤怪魚事件,提前進城果然賺大了!”想到這里,她的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幾只肥大的雙頭怪鼠被鐳射炮炸成焦炭,被怨靈勒住脖子的黑袍人行動不暢,也遭到了波及,黑袍底下掉出幾只死老鼠,身上滴落血液,他用嘶啞的嗓音低聲道︰“呀 呀 ,你們這幫人真是煩人啊......”

  說話之間,一顆燃燒著綠火的驅魔子彈劃破了黑袍的帽子,終于將那怪人的臉從黑暗中呈現出來。

  被烏雲遮掩的黯淡月光下。

  那張臃腫蒼白的面孔。

  分明就是已經被蠱醫的妹妹甦潔小蘿莉斬首的那位卡普鎮的胖鎮長!

  ......

  同一時間。

  黑沙瓦城區,東門。

  一行人趁著夜色從公路旁的排水溝匍匐著逃出這座高樓林立的城市。他們躲避著大路上或是長了好幾個頭或是滿嘴獠牙的畸形巨鼠,腳下卻時不時地鑽過一兩只狂躁的小老鼠。

  “老大,我們就這麼走......走出去嗎?”一個灰衣服的人小聲詢問。

  為首的大胡子狠狠地拍了他的腦袋,罵道︰“你有沒有點腦子,我像是會做那種蠢事的人嗎?大爺我在外面的村子里藏了幾輛車,到地方咱們就可以開車走了。”

  說著他又得意的說道︰“哼哼......跟著大爺我有肉吃!誰要在這個鬼地方和一幫死耗子呆在一起,帶上城里找的錢出去過逍遙日子不痛快嗎?有了錢要什麼沒有!

  瘋狗幫那幫人越來越像瘋狗了,簡直像是吃屎吃醉了,還在這破地方跟那個老八幫搶佔地盤,我呸!”

  “老大說得對!”

  “跟老大出去過好日子!”

  “安拉萬歲!”

  “沒錯,那瘋狗幫就是一幫瘋狗哩......”

  身旁的手下連聲應和著,讓他听得很是受用。

  就在這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冷不丁地插了進來。

  “請問,你剛剛是說了瘋狗幫和老八幫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