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舉杠鈴和跑馬拉松
作者︰繁喜      更新︰2020-03-26 12:58      字數︰2254
  第780章 舉杠鈴和跑馬拉松

  “老公,你別生氣啦。我堅決不換老公,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只要我活著,我就永遠是你噠。我們的兒子也離不開你。

  小妮子抱著孩子,坐在他的腿上,一直胳膊摟著他脖子,嘟起紅唇,吻在丈夫的嘴上,“我愛孩子,但更愛孩子他爸。

  小家伙學著媽媽的動作,捧著爸爸的臉,也親了一口,“爸爸,要 嚕機。心心念念孫悟空,比什麼都重要。

  小財神的記性很好,給他買的學習機,謝閔行親自看了一集,畫面確實弱智,干脆直接丟一邊,“只能看一集。

  小家伙墊著腳伸手要,他隨口昂了一聲。

  又是一年冬日盛景,公司已經訂好放假的時間,雲舒每天都是扳著手指頭過日子。

  她最激動,因為過了這半年,就意味著她的實習期結束,解除勞工合同還不用賠錢,自己就是自由人了,只要過了這個年,天高海闊任她撲騰。

  去婆婆店的路上,她還在和謝閔行炫耀,“我要解放啦,老公,以後咱家繼續靠你養活了。我這種人才,你留不住。

  “這麼想脫離我身邊?

  雲舒點頭,“我想以你老婆的身份去公司作威作福,可不是以你下屬的身份去被你壓榨,我這個金子得去別的地方發光。

  謝閔行的手表在陽光下發出刺眼的光芒,又被他兒子給盯上了,不管爸爸在開車,也要上去搶。

  “在媽懷中別動,你爸在開車呢。

  “唔。

  小財神比之前瘦了點,但還是肉肉的,他大腿上的肉,謝閔西可以用來彈琴,一輪一輪的,看起來還是一個奶包小子,胖乎乎的可愛。

  南宮老夫人在這里住的有幾天,家中的人都催著她回紫荊山住,這也是今天謝閔行來的一個原因。

  “外婆,媽這里天冷霧寒,在這里住久了,體內的濕氣就會多,落下腿疼的毛病。你跟我們回家吧。

  謝閔行抱著孩子,他在一邊熱鬧的咋呼,一定要搶到爸爸的手邊。

  為了穩定他的聲音,謝閔行妥協,他的手表經常沾上兒子的唾液和他的臭腳丫。

  小家伙成功奪得爸爸的手表,熟悉的動作,放在口中啃,還有模有樣的套在自己的手腕兒上,誒,掉了,他再套上去,又不會扣,繼續掉。

  老夫人打心眼兒里喜歡這幾個小孩子,但她不會和小孩子玩兒、接觸,總是若有若離的遠離。

  謝夫人看到,她理解母親的難處,于是朝孫子招招手,“小財神,來奶奶這里。

  小家伙看了眼奶奶,沒有雞蛋羹不去。

  不一會兒,謝夫人手中是一個剛出鍋的蒸雞蛋,她手扇著香味飄過去,“奶奶喂你吃。

  小家伙從爸爸的懷中溜坡似的下去,邁著小步子走到謝夫人的身前,張開口,“啊,奶奶。

  小家伙面對吃的從小到大都是一副饞貓模樣。

  謝夫人將手中的碗交給老夫人,並說道︰“媽,你喂喂他。小財神不哭不鬧,只要用吃的誘之,就能將他騙走。是個很好騙的孩子。

  謝長溯得虧听不懂奶奶的話。

  但是他的父母都扎心了。

  老夫人半信半疑的接起了碗和勺子,舀了一勺,吹涼,猶豫的朝小孩子伸過去手。

  小財神站在那兒,他和這個銀白老人不熟悉,可她手中又有香噴噴的雞蛋。

  “長溯,這是你的外曾祖母,是你的長輩。謝閔行說。

  小家伙邁開肉肉的腿,脖子下還有一圈兒的肉是雙下巴。“啊,吃。

  他把著老人的手,往口中塞雞蛋。

  謝夫人蹲下身子揉揉乖孫兒的腦袋。

  老夫人對孩子的抵觸大概是身邊幾十年沒有孩子的叫聲,才會這樣吧。 她的孩子和孫子們都是誕生後,便交給了家中的奶媽。

  小財神是她這四十年來,第一次喂的一個孩子。

  “我的天使,你就是上天恩賜的禮物。

  小家伙內心︰不是天使,不當禮物,要當祖宗,趕緊喂飯,我吃完了。

  有了小家伙的存在,老夫人不等謝閔行再次開口,她自己都打好包袱,吃過飯跟著外曾孫子去紫荊山。

  不為別的,就為了這討人喜愛的孩子。

  南墨緊跟著南宮老夫人。

  這天,江季和謝閔西也趕巧的回家了。

  客廳的老夫人想抱抱孩子,小財神看著外曾祖母,走路都顫顫巍巍的樣子,小家伙不放心的不去。

  “小財神,老外婆抱抱你。

  小家伙抱著謝閔行的腿,不撒手,白天還說要換爸爸,這會兒就和爸爸親密,誰也分不開。

  老夫人對著謝閔行說︰“外婆抱抱這個胖乎乎的小子。

  謝閔行︰“外婆,你抱不動他。還是只喂他吃飯吧。

  “胡說,你爺爺都能抱動,我比你爺爺還小三歲,我也能。

  老人倔強的時候,幾乎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這時,謝爺爺出現,“我身體好,有勁兒,抱個曾孫子不在話下,我還能再抱一個曾孫女兒後背再背一個。

  老夫人︰“我也有勁兒,我在國外經常飯後散步。

  謝爺爺鄙夷不屑︰“你那是虛力氣,我在家還舉杠鈴,你舉麼?我還敢參加馬拉松,你敢麼?

  謝閔西和江季回到家,推開門,恰好就听到謝爺爺又在吹牛皮。

  謝爺爺說他舉杠鈴,怕是杠鈴等于他手中的拐杖吧。這樣的老人,餐後謝閔慎提醒散步,他也不听話的讓管家開著車在家中轉悠幾圈,然後回去,這就是他的散步,更別提馬拉松。

  謝爺爺說多了,做小輩的都已經習慣。

  “我們家特意騰出來一個空房間,里邊都是健身器材,我每天都去鍛煉。

  謝爺爺越噴越來勁兒,差點上頭。

  南墨搖頭笑,謝閔西見到她問︰“皇子笑什麼?

  “恩,爺爺還和之前一樣,我記得皇宮有一次設宴,謝爺爺酒過三巡也開始夸大他的本事,恩……那會兒你應該十二歲。

  江季突然嗆南墨,“我們家西子的年齡,你倒是記得清楚。

  江季內心︰任何男人都不能和他的西子套近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