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各取所需
作者︰杉杉一      更新︰2020-05-23 11:21      字數︰2033
  出了密道,是一段長長的樓梯通向地面。

  這里是倉庫守衛住的小樓。打到獵物兌換靈石就是在這里。

  余嘯還以為門符會很難找到,誰知就掛在密道出口的房間里。

  這個房間關系到倉庫的機密,是整座小樓防御最嚴密的地方,門符自然也放在這里。

  從外突破很難,對在房間里面的余嘯來說,如同囊中探物。

  她用上隱身符,拿著門符,順利地到了外面。

  倉庫外面還是老樣子,嘟嘟和老李並排半靠著,曾平也在他們旁邊,三人一言不發地望著倉庫。

  “啪。”

  一只琉璃瓶突然落入老李的懷里。

  “你的腿還沒切掉吧?這是解藥。外用的啊。”

  混入修士之中,余嘯就去掉了隱身符。

  老李和曾平見鬼一樣瞪著她。嘟嘟見怪不怪,一骨碌爬起來,走到余嘯身邊。

  “他們以為我死了嗎?”

  嘟嘟點頭,“你在里面待了三個多月,遇到什麼好玩的事情了?”

  “你待會就知道了。”

  余嘯笑道,見老李兩人還沒回過神,又問︰“既然以為我死了,他們在等什麼?”

  嘟嘟撓了撓頭,“大概是在等自己死心吧。”

  “余道友,你,你沒死?”曾平終于開口了,聲音都高了一個調。

  余嘯抬頭看了看許久不見的太陽,回頭沖著曾平等人笑笑︰“想發財不?”

  余嘯走後,老李還在不停地揉眼楮,曾平周圍站著幾個修士,正在商議余嘯剛才說的事情。

  “這不是搶劫嗎?有損道心。”

  “命都快沒了,還道心?”

  “再進倉庫我肯定回不來了,但拿不到流光液,我也是個死。”

  “搶劫又怎麼樣?鎮安閣也沒把我們當人看。”

  “對,而且不是我們先動手的。那個女修不是說了嗎?到時候會大亂,我們拿自己需要的東西就行了。”

  這些修士正在進行善與惡的較量,一聲啼叫響徹雲霄,打斷了他們。

  倉庫里跑出無數焰鳳蛛和陀羅鼬,涌向四面八方。

  修士們如臨大敵,祭出法器在手。那些妖獸卻越過他們,沒命地朝前跑去,像是身後有天敵追敢著他們。

  這兩種妖獸如洪水般沖過山林,所到之處夷為焦土。遠處傳來此起彼伏的驚呼聲。

  又是一聲啼叫,空中聚起祥雲,陣陣毒霧飄入空中,不斷上升,最後消失。

  一只美麗的大鳥飛在空中,身上的羽毛絢麗如晚霞,渾身散發著逼人的妖氣和威嚴。

  “等什麼啊!倉庫里面現在沒有毒霧,也沒有妖獸。這種好事以後可不會再有了。”

  余嘯站在大鳥背上,兩只手都抓著幾只沒有來得及放進乾坤袋的玉盒。

  絲章重見天日,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用尖叫抒發自己的感情,在空中東撞西闖。

  她那喜悅的叫聲,帶著威壓傳出去很遠,對于修為低一點的人來說,就是致命的。

  不光是尖叫,一竄竄火苗從她嘴里噴出,翅膀激起雷霆閃電,沒費多久工夫就把地界摧毀得差不多了。

  曾平等修士早已進入倉庫之中。因為倉庫是唯一能擋住絲章攻擊的地方。

  但一進倉庫,看到那些靈氣十足的寶物,哪里還按捺得住,紛紛動起手來。

  余嘯在絲章背上哈哈大笑。

  天空掃來幾道神識。余嘯拍拍絲章,“別玩了,該走了。”

  絲章情緒不穩定,萬一玩著玩著,把她給甩下去,翻臉不認人可就不好玩了。

  而且余嘯害怕“那個臭男人”有能制住絲章的東西,既然拿到了想要的東西,當然走為上策。

  絲章對著天空噴出一道沖擊波,撕扯開空間,帶著余嘯飛了進去。

  這是絲章的遁術,雖然走不了多遠,幾次下來,也遠離太郯神級界了。

  絲章原型太過顯眼,余嘯讓她化成人形坐在飛鳶上,朝著渡神界飛去。

  她抱著一只水晶瓶,愛不釋手。

  里面亮晶晶的液體不消說,肯定是絲章的口水。

  口水中有嬰兒拳頭大的一團金黃色光團,正是她心心念念的麒麟神魂。

  識海內已經有了麒麟神魂,煉化起來就很容易,連打坐都不需要,余嘯懶洋洋地躺在飛鳶上,練起功來。

  余嘯也不知道渡神界是在神級界上方,還是別的地方,絲章連個地圖都沒有,只是間或起身,使出遁術撕裂空間,漸漸地周圍的氣息與以前的地界不同了。

  以前不管是地級界還是神級界,都只是靈氣強弱的區別,如今空中多了另一種氣息。

  那種氣息如靈氣般可以被吸收煉化,卻像是有形的一般,壓得余嘯肩膀有些重。

  甦白也感覺到了,說話聲音都變小了些。嘟嘟因為皮厚,倒是渾然不覺。

  最開心的人是絲章,她說這是她家鄉的氣息,仰頭深吸一口氣,突然飛向天空,化身為九韶獸原型。

  每一片羽毛都像是會呼吸一般,在陽光下發光,變幻著五彩的光芒,猶如寶石。

  飛鳶上的三人看得嘖嘖稱奇。

  余嘯在鎮安閣倉庫中也找到幾種做法衣的極品材料,但和絲章的羽毛比起來,根本就不值一提。

  待絲章落回飛鳶上,重新化為人形,皮膚都呈半透明。

  余嘯湊上前去,關切地說道︰“絲章,你化為人形是不是不舒服啊?沒關系,你就保持原型吧。”

  絲章妖王的傲氣也隨著修為恢復了不少,她長著好看睫毛的眼楮向下一掃,“這上面太小了。”

  余嘯擠開嘟嘟,自己也只佔了一小塊地方,就差單腳站立了,把飛鳶上的大部分區域都讓給了絲章。

  “這樣夠了吧。你也別飛太久,多在這上面歇歇。”

  “算你懂事。”

  絲章倒是很樂意保持原型,這樣有助于她修為恢復。

  她伸了個懶腰,雙臂化為一對碩大又美麗的翅膀,呼地一下把三人扇了出去,姿勢優雅地趴在飛鳶上。

  嘟嘟一骨碌跳起來,只能站在飛鳶邊上,嚷嚷道︰“你想當這鳥人的手下嗎?竟然把飛鳶讓給她。”

  “你閉嘴吧。”

  余嘯盯著絲章漸漸闔上的雙眼,壓低聲音招呼道︰“快點幫我把她的羽毛拔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