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汽車發生爆炸
作者︰朝暮      更新︰2020-03-26 12:58      字數︰2313
  第878章 汽車發生爆炸

  “老爺,我們收的錢不是幾十萬,幾百萬,而是幾十億!

  “而且那位手中還有其他把柄,故意殺人同樣是要償命的!

  “一旦抓住,我們照樣死路一條!

  “但是我們女兒還是這樣年輕,難不成要讓她在外面無依無靠,看著爸媽死在牢里?

  “不行,不能這樣!申徽浩不住搖頭說道。

  “所以現在還有一條路,擺在我們面前,只要議長死在濱城,一切都能解決。

  “不僅如此,等到上面那位繼承議長位置,我們就是功臣!熊柏筠的話,像是迷魂曲,實在過于好听。

  “到底應該怎麼去做,可以讓議長死的無聲無息?

  熊柏筠露出一抹笑意,然後俯身在申徽浩耳中說出一個計劃。

  琉璃別院,易醒醒待在這里整整半天,陪著南初說話。

  等到晚上,南初哄睡隻果,回到自己客房,等不及的撥打陸司寒電話。

  電話僅僅過去幾秒,很快就被接通。

  “怎麼,想我了嗎?低沉的嗓音通過話筒,流進南初耳朵。

  原本倒是沒有覺得想,但是此刻听著聲音,南初真是希望陸司寒能夠陪在自己身邊。

  但是這話,南初不好意思當面說出來。

  “才沒有想,倒是你,有點過分!

  “都已經抵達濱城,怎麼都不發條信息過來!

  “真是嘴硬,其實也是剛剛抵達濱城,現在和戴禮一起準備前往酒店。陸司寒解釋道。

  “好晚,那麼晚飯吃過沒有?

  “還沒,打算待會到酒店吃點。

  簡單問候以後,氣氛開始沉默,听著彼此呼吸聲,南初還能听到汽車呼嘯而過聲音,看來陸司寒開著車窗。

  “ ,轟!

  就在這時,手機里面突然傳出一聲巨響,驚得南初一下就從床上坐起。

  “司寒,剛剛什麼聲音,听著怎麼這麼嚇人?

  “司寒,陸司寒!南初感覺不對勁,看向電話,電話已經顯示掛斷。

  “砰,砰,砰!

  安靜房間,南初只能听到自己心跳聲音,因為突然聯系不到陸司寒,南初感覺呼吸都快幾個節奏。

  沒有耽誤,南初立刻繼續撥打陸司寒電話,但是沒用!

  連續五個電話,電話那頭都是公式化女音,說著,所撥電話不在服務區!

  南初感覺陸司寒一定出事,慌慌張張,連拖鞋都沒穿,直接跑到哥哥房間。

  “哥哥,哥哥開門!

  “發生什麼事情?傅自橫打開房門時候,看到南初眼眶都是紅的。

  “陸司寒,出事了,一定出事了!

  “就在剛剛明明我們正在打電話的,但是突然發出類似爆炸聲音,然後失去信號!

  “哥哥,幫我查查好不好!幫我查查司寒情況!南初緊緊握著傅自橫的手,懇求道。

  “應該是你多想,陸司寒出去一趟,身邊跟著很多警衛,怎麼可能發生爆炸。

  “一定是這混蛋惡作劇,真是欠收拾。傅自橫拍拍南初肩膀,安慰道。

  “不可能的,陸司寒不可能開這種玩笑!

  “怎麼不可能,不少齷齪的事,都能做得出來的,還敢在機場強吻,可怕的很!

  “總之快點回去睡覺,看看黑眼圈都要出來。傅自橫一邊心疼的說,一邊推著南初回到房間。

  等將南初送回房間以後,傅自橫回到自己房間,立刻開始動用所有關系,去查陸司寒在濱城情況。

  得知陸司寒在濱城情況,傅自橫表情凝重起來,有些不知道明天應該怎麼面對南初。

  翌日清晨,南初昨晚沒有睡好,直到中午時候,才揉揉睡眼清醒。

  拿起床頭櫃手機,南初嘗試再次撥打陸司寒電話,但是和昨晚一樣,依舊無人接通。

  “混蛋,如果真的是在惡作劇——

  “等著吧,到時候絕對不會再理你的!南初氣呼呼說完,開始穿衣洗漱。

  推開房門,傅自橫站在門口。

  “哥哥,是有什麼事情?

  “是不是哥哥有司寒消息?

  “最近,乖乖待在房間里面,不要出來。傅自橫平靜的說,臉上看不出半點悲喜。

  “可是為什麼,最近天氣不錯,原本想著去找盼夏一起逛街。

  “沒有為什麼,讓你待著就是待著!

  “哥哥,干嘛突然這樣凶吶。南初扁著嘴唇,委屈說道。

  “嗚嗚嗚。

  “嗚嗚嗚。

  下秒,南初听到一樓傳來哭泣聲音,不是一個人在哭,而是很多人一起在哭。

  “樓下怎麼回事,怎麼听到好像在哭。

  “媽媽,媽媽!

  南初話音剛剛落下,隻果一路跑上來,跑進南初懷中。

  “媽媽,隻果以後沒有爸爸!

  “媽媽,隻果應該怎麼辦?

  “傅先生,少爺實在可憐,根本攔不住,而且先生的事,原本就該和夫人說說。

  “先生已經遇難,夫人總該為他哭幾聲。徐管家走到三樓,說話帶著哭音說道。

  南初就算再傻,都能听出來發生什麼事情。

  果然昨晚,陸司寒真的出事,下面女佣都在為他哭喪。

  “隻果,爸爸沒死,爸爸一定只是受傷而已。南初摸著隻果臉蛋,輕聲的說,不知在安慰隻果,還是安慰自己。

  “真的嗎?隻果眨巴眨巴眼楮,一滴淚水直接落在南初手指上面。

  “當然是真的,陸司寒怎麼可能死,他在錦都有這麼多的牽掛,這麼多的責任。

  “哥哥,現在送我過去濱城,我把陸司寒找回來。南初沒掉一滴眼淚,看著傅自橫堅定的說。

  “徐管家,先把少爺抱走。

  “夫人節哀,少爺,我們先到樓下。徐管家一把年紀,老淚縱橫,從南初手中抱過隻果下樓。

  “哥哥,還在等什麼!趕緊安排飛機!

  “一定要最快速度的航班!南初催促著。

  “南初,傅南初,清醒一點!

  “陸司寒已經死亡,徹徹底底死亡,這個世界再沒這個人的存在!

  “早在昨晚凌晨這個消息,已經傳到我這,絕對不會出錯!

  “就在陸司寒前往酒店路上,汽車上面裝有炸彈,車毀人亡,單單憑借幾個尸塊,連具全尸都拼湊不出。傅自橫握住南初肩膀,語氣激動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