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中计(1 / 1)

话说到这里基本上就算是结束了,众人还在纳闷,三小姐就问。

“既然您这么说,到最后不还是您救了那包大人一命虽说有些牵强,可官大一级压死人,求他办这点事总不会太过分吧况且他包承达也是出了名的清官,秉公执法的事情因何推辞呢”

三小姐这话一说出口大家都觉得有道理,唯独澹台隐一个人知道这其中的种种缠绕。第一包承达并非他们想的那样清廉,他虽然秉公执法并且从不贪污受贿,可他绝不是一个老实人。就拿那两只绣花鞋来说吧,包承达必然是想要在上面做文章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退一万步说,临走的时候澹台隐问了他一件事。这一问虽然没什么用,可毕竟话问出口,对方也想尽办法回答,临走时候说好互不相欠,如今怎么好意思又要他返回去求人

倘若两人真的以此结缘交了朋友也倒是可以,毕竟朋友之间谁多帮谁一下都还情有可原。在澹台隐的印象里上一次分别并非很愉快,没有那种桃花潭水深千尺的感觉,好似从此一别便再不相见似的。澹台隐虽然说圆滑世故,可也没想到那包承达今后会对他有用。他不是一个会耍心眼的人,所以临走也就没有刻意的为了利益而交他个朋友。

但凡搁在别人身上,怎么说也得推推搡搡的说一大堆好话,与那等大官员相识一场怎么能不交个朋友,以备不时只需呢澹台隐没想那么多,一来他自以为万事不求人,二来他是真的没有那般鸡贼的心路,两人只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罢了。

澹台百无聊赖靠在床头,双手枕在头后面,仰着脸学鲤鱼啵啵啵的吐泡泡。那舍家的姑娘似乎是有些疲倦,半躺倒在床上似睡似不睡的,所有人都没了话。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明天就是升堂问案的日子,虽说从剑绝山庄出来这几个月每每逢凶化吉。运气总是有用完的那一天,如今他每一个举措都可能丧命。先前江湖客在大茶馆里面嚷嚷着每天都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起初他不信,到现在却是感同身受不得不信了。

麒麟噗的一口气将他嘴唇间的气泡吹破,问道,“澹台,你说你有三个师兄妹,他们都是谁”

“怎么突然问这个”

“单纯的好奇而已,听孔雀说你有一个叫凌云秀的小师妹在狴犴手上。”

澹台隐倒是没有过分的意外,只是点点头。狴犴始终跟着凌云秀这件事情他已经知道个**不离十,至少狴犴目前来说没有什么歹意,正如同这麒麟一样。虽然缠手,可对方从没有想过要害自己,假若凌云秀听从自己曾经说过的话,那么她现在应该与那狴犴成为了好朋友。

不管他先前做过什么,你只要在乎他对你做了什么。这是澹台隐所谓的人心向善论,即便是罪大恶极之人也有他内心软弱的一面,这个世界上绝不会有人为了做坏事而做坏事。那烧杀抢掠的贼人,无非是被利益与那女人迷了心智,倘若没有利益他们绝不会做那伤天害理的事情。

澹台扭回头看了看在床头站立的麒麟,觉着好笑,就问他。

“你觉得我们是朋友吗”

“朋友”,麒麟努了努嘴,“不清楚,我不清楚朋友是什么意思,不过我对你很好。”

“我知道你对我好,我是说你是不是我的朋友。”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呢”,麒麟好奇的转回头,“不是朋友我就不能对你好吗是朋友我就不能背叛你吗既然朋友是可以被出卖的,那么是不是朋友又有什么区别呢”

好像说的有点道理,澹台不再发问了,心里琢磨着,这世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所谓的关系呢关系,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词语汇总。关系,有很多种,例如夫妻、朋友、师徒、父子、君臣等等。可这些关系并没有界限他们应该做什么而不应该做什么,虽说出了五服不是亲戚,但五服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东西,如今人们早就不信那个了。

所谓五服,无非是斩衰、齐衰、大功、小功、丝麻,不过是丧服的区分而已。难道所谓的关系,只是为了界定丧服吗

他没有父母,更没有姑姑、舅舅、姥姥,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有朋友、师兄妹,以及那未来的夫妻。这些关系在他的脑子里形成一股乱流,似乎所有的人都在他脑子里打着转儿,混乱异常。没有所谓的关系牵线,有时候他觉着就会忘记他们似的。

凌云秀是他的小师妹,澹台隐是他的大师兄,身边这位麒麟姑且可以称之为朋友吧。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刻印在他的记忆中,似乎正是因为这些所谓的、没有任何意义的关系。

麒麟忽然拍了他一把,“嘿,想什么呢”

澹台隐晃了晃脑袋,想要把那种虚无感赶走,可摇了几圈只觉得越发头晕脑胀。麒麟的鼻子虽然不如华英与琉璃猫那般灵敏,可也觉着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从方才开始他只觉得长时间没睡觉两只眼皮开始打架,等到了清晨,按理来说应该清醒一些,现在反倒是更加的疲惫。一股困意袭来,澹台隐惊讶的去看那床上的三小姐与那趴在桌子上睡成死猪的矮冬瓜。

“不好”

澹台隐很努力的挤出两个字,可这两个字从嘴巴里说出来又显得十分无力。麒麟眉头紧皱扯下袖子上一块布就去捂住澹台隐的口鼻,可澹台隐中毒已深没一会儿便昏厥过去。等他觉着身体不舒服想要闯到门外,就见一群人撑着长枪堵在门口。

麒麟咬了咬嘴唇,从桌子上摸起霸王枪,哗啦一声将链子枪连在一起。可这会儿他的身体已经有些支撑不住,腿脚发软,起初没觉得有什么,一站起来脚下一个仄歪整个人倒了下去。

撑着长枪勉强靠在床头,冲着门前人就是一笑,用手指点,“好你个狗官,等小太爷缓一缓,你们这些朝廷走狗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最新小说: 不正常人类研究院 游戏开发巨擘 我的系统超正经 重生第九十九次 中道 假如系统坑了你 神豪从垂钓开始 她说重蹈覆辙否 商女容玉传 红楼之殊途